生命重于泰山 疫情就是命令 防控就是责任

当前位置:首页> 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民政系统疫情防控工作纪实> 社区防控

有效发挥城乡社区在疫情防控全局中的基础性地位

来源:   时间:

加强社区防控是我们控制疫情传播的关键一招。4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听取浙江省委、省政府工作汇报时指出:“我国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境内本轮疫情流行高峰已经过去,但境外疫情正在加剧蔓延,我国面临境外疫情输入风险大幅增加。必须牢牢坚持外防输入、内防反弹,防控疫情要强调再强调、坚持再坚持。”随着防范境外输入风险压力的不断增大,以及国内复工复产进程的加速,如何持续认真梳理查找薄弱关节,根据新的形势及时完善相关措施,华中师范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唐鸣教授、陈荣卓教授,湖北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江畅教授等3位长期关注社区治理领域的专家,谈了他们的一些看法。

一、社区在疫情防控中的地位作用不可替代

唐  鸣:社区作为疫情防控的第一线,社区党组织、村(居)委会,各类社区社会组织承担了大量基础性工作,在疫情防控全局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江  畅:首先,社区是疫情防控的基本单元。控制病毒传播、防控疫情,最有效的手段就是限制人员流动,把疫情扩散的风险在第一时间控制,社区也就成为落实管控隔离措施的基本盘。

陈荣卓:从值守路口、出入登记、测量体温,到入户排查、宣传防控、消毒杀菌,所有这些抗疫方针都是在社区具体落实的。社区党组织和党员干部充分发挥战斗堡垒和先锋模范作用,做到全面动员力量、全面共享信息、全面实施管控,凝聚了抗击疫情强大合力。

唐  鸣:社区也是阻断疫情蔓延的基础防线。打赢疫情阻击战,社区是第一道关,是阻断疫情蔓延的基础防线。一方面,通过发挥社区网格化管理作用,排查往来人员与常住居民的接触史与活动轨迹,将防控措施落实到户、落实到人。另一方面,通过加大社区封锁力度,通过减少人员往来、避免人员聚集,有效切断了疫情扩散蔓延的渠道。

陈荣卓:社区还是疫情防控的关键阵地。一方面,社区是信息沟通的阵地,防疫期间各社区及时公布疫情最新情况、受感染人群楼栋和重点疑似隔离区域,提供有效出行和食物配给等信息。另一方面,社区还是多方参与的阵地,疫情防控期间,社区广泛动员社区居民和各类社会组织,团结凝聚各方力量,形成打赢疫情防控“人民战争”的生动局面。

江  畅:疫情防控期间,社区更是服务居民的直接依托。在严峻的疫情形势下,由于外出受到控制,社区居民许多生活事务的办理直接落到社区的肩膀上了。社区居民通过微信群、QQ群和智慧社区平台等渠道,将购药、看病、费用缴纳、团购蔬菜等一些基本的生活需求反映给社区,由社区统一代办,服务到家。

陈荣卓:为特殊群体及困难居民提供精细化服务更是社区的工作重点。疫情防控期间,社区通过属地化、网格化和网络化服务管理的方式进行入户摸排,全面、精准掌握居民的基本情况和他们的个性化、差异化的服务需求,然后动员社区工作者、社会组织、社会工作者、志愿者等各方面力量,一对一、面对面为有特殊困难的居民提供精准化精细化的关爱服务。

二、面对突发疫情社区治理暴露出一些短板和不足

江  畅:这次疫情是对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在疫情防控中,社区管理和服务确实暴露出人手不足、物资短缺、条件简陋、措施不严、手段滞后、法治观念薄弱等问题。

唐  鸣:是的,我们一定要通过这次疫情防控的大考,全面检视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方面存在的问题,总结经验、吸取教训。

陈荣卓:最早暴露的可能就是社区防控工作领导协调机制不畅的问题。疫情防控战全面打响后,各地区、各部门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出台的很多政策文件和措施办法直接落地到社区,让很多社区陷入手忙脚乱的境地。

江  畅:平时社区治理领导协调机制不健全的问题在疫情防控之初体现的更加明显。特别是出现“表格抗疫”“迎检大战”等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动员响应”反而变成“增加负担”。

唐  鸣:社区内部的领导协调也存在问题,很多社区党组织、居委会、业委会、物业公司、社区社会组织等缺乏统一协调沟通调度机制,没有做到同向协力。疫情防控时期,各种资源、服务、管理一下子都下沉到社区,大部分社区都应接不暇。

江  畅:应急管理能力也存在问题。疫情防控中,社区成为了很多突发事件的第一现场和前沿阵地,在处置上也确实多多少少都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实行封闭管理以后,社区公共服务资源的调度问题;疫情暴发初期,很多社区工作者和居民没有条件做好必要防护,也缺少风险防控意识,直接入户排查,存在很大风险隐患。

陈荣卓:还有就是疫情防控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好多社区居民不同程度出现一些这样那样的心理不适问题,因此也产生一些矛盾纠纷,我们的社区工作者在处置这类问题明显有点手足无措,管控过度的问题也发生不少。

唐  鸣:确实,社区应急动员响应机制和能力建设在平时或多或少都被忽视甚至忽略了,相关应急管理动员和应急演练相对不足,面对新冠疫情这类的突发性公共安全事件缺少相应的处置防控预案,无法及时建立应急转换机制。

陈荣卓:最集中显现的还是组织动员能力不足的问题。组织动员居民共同参与能力不足一直以来都是社区治理的突出短板。疫情防控期间,居民出于对自身安全的担忧,组织动员的难度也就更大了。

江  畅:是的,疫情防控很多任务需要社会组织来参与,但是社会组织就是参与不进来。在疫情防控期间,很多政府购买服务项目无法开展,不少社区社会组织自身都面临停摆的风险。

陈荣卓:平时一些面向社会组织的购买服务缺少长效机制,社区、社会组织、社工“三社联动”没有固定的载体或者稳定的资源作为支点,形成不了常态化的联动模式,社区很难吸引和调动社会组织参与。

唐  鸣:社区工作人员专业技能不足的问题也很突出。社区工作者的防控专业知识、法治观念素养、应急管理能力、群众工作本领等薄弱,是社区疫情防控的突出短板。疫情期间,“掀麻将桌”“捆树上”等出界问题,以及很多矛盾纠纷的产生,恰恰是因为社区工作者缺少必要的专业素养。

江  畅:这个问题过去可能很少提及,但必须重视起来。建立社区工作者的职业技能体系可能需要提上议事日程了,不仅要有过去那种“师傅带徒弟”的培养模式,还要有与社会治理现代化建设需要相适应的专业培养模式。

陈荣卓:社区工作者的配备不足问题也很突出。比如武汉市很多万人以上的社区,配备的社区工作者只有10来个人。疫情期间,上级的任务和居民的服务需求瞬时集中增加,社区工作者已经长时间处于超负荷运行状态。

江  畅:本来平时社区就处在“有责而无权、位轻而事众”的尴尬境地,疫情防控中一些强制管控措施的执行,也引起了很多质疑,更把社区工作者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唐  鸣:社区工作者是织牢织密社区防控网的关键,对他们的关心关爱,特别是心理疏导,各级党委、政府一定要重视起来。同时,特殊时期社区是否能够采取必要的强制措施、如何授权等法律问题,也是这次疫情对社区治理提出来的新课题。

江  畅:需要重新审视的还有社区信息化的问题。多年以来很多地方建设的“智慧”社区平台,在疫情防控中明显“中看不中用”。社区网格化管理有“格”无“网”,更无大数据,“表格抗疫”就是“不智慧”问题的集中显现。

唐  鸣:针对疫情抗击,很多互联网公司或者在已有平台上拓展功能,或者开发新的信息平台,为社区提供了极大的支持。采用“线上+线下”相结合的联防联控、群防群治发挥作用,社区初步实现精准发现、精准管控、精准指挥和精准处置,减轻了工作负担,也为各级指挥部科学决策提供了的大数据支持。

陈荣卓:这些经验做法值得认真总结,“智慧社区”的建设,需要智慧政务、智慧物业、智慧商业一体化建设,这可能才是社区信息化建设的方向。

江  畅:这就又要提及社区工作者的专业化问题了。很多社区工作者没有很好地掌握使用这些信息技术手段开展工作,特别是农村地区,加强这方面的专业培训必不可少。

三、社区疫情防控形势任务依然严峻艰巨

陈荣卓:当前,社区疫情防控到了最吃劲的关键阶段,越是在这个时候,越需要有针对性的管理。

唐  鸣:要进一步完善社区工作领导协调机制,科学合理统筹职能部门权责,避免领导指挥重复“撞车”。社区内部要进一步强化党组织核心地位,完善党组织领导下,居委会、业委会、社会组织多方联动的联防联控机制。

江  畅:要动员楼栋长、志愿者、社区组织、企业等力量,加大宣传发动力度,引导广大居民自觉遵守防控要求,全面落实防控措施,形成社区防控的整体合力。

陈荣卓:很多社区工作者长时间、高负荷工作,必须全面落实关心关爱措施,最大限度帮助社区工作者解决实际困难、解除后顾之忧。

唐  鸣:中国社区协会、中国电子工业标准化技术协会发布了新冠肺炎疫情社区防控信息化产品(服务)清单,各地可根据实际选择使用,善于利用信息化手段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减轻社区工作人员负担,提高疫情防控的智慧化智能化水平。

陈荣卓:社区“三社联动”线上抗疫模式值得大力推广,充分发挥社区、社会组织、社会工作“三社联动”机制在社区防控中的协同作用,支持广大社工、志愿者,做好对社区居民和社区工作者的心理疏导、情绪支持、危机干预、资源链接等服务。

江  畅:随着防范境外输入风险压力的不断增大,以及国内复工复产进程的加速,要加强科学研判,分类分级落实社区防控措施,为复工复产创造条件。有境外输入人员的社区还要加强与公安机关沟通协作,做好突发应急事件的应对准备。

四、着力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

唐  鸣:习近平总书记3月10日专门赴湖北省武汉市考察疫情防控工作并发表重要讲话,强调“要着力完善城市治理体系和城乡基层治理体系,树立‘全周期管理’意识,努力探索超大城市现代化治理新路子。”社区治理是国家治理的基础,我们要在这次疫情防控中吸取教训、总结经验,采取有力措施加快补足社区治理方面存在的短板和不足。

陈荣卓:首先就要完善社区工作领导协调机制。健全完善社区治理领导协调机制,明确相关部门职责,加强统筹谋划和统一领导,确保目标一致、方向一致、指令一致,避免领导指挥重复“撞车”,推动社区减负增效。

江  畅:也认真总结疫情防控中党政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党员干部下沉社区的经验做法,在平时,根据实际需要,推动在职党员到社区报到,弥补社区工作力量不足的问题。

陈荣卓:还要完善社区内部的领导沟通协调机制,强化社区党组织的领导核心地位,健全完善党组织领导下居民委员会、物业公司、业主委员会、社区社会组织等多方联动的社区联防联控机制。

唐  鸣:要加强社区应急管理体系建设。一方面要通过开展社区教育、加强社区宣传、引入学校教育等方式,普及重大突发事件社区应急管理和防护常识,提升社区工作者的应急管理能力,引导社区居民增强自我防护意识和防护能力。另一方面是要整合好各部门下沉在社区的各类应急动员资源,完善社区应急动员响应机制,加强社区突发事件应急演练,有条件的地方可以为社区设立应急演练专项经费。

江  畅:还要建立“三社联动”长效机制,畅通多方参与渠道。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广泛动员群众、组织群众、凝聚群众,进行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是我们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制胜之本,也是社区实现有效治理的根本路径。各级党委、政府要针对居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为社区提供必要的资金资源,搭建“三社联动”的常态化载体。

陈荣卓:疫情防控期间,要贯彻落实好《关于全面落实疫情防控一线城乡社区工作者关心关爱措施的通知》,做好社区工作者的关心关爱工作。

唐  鸣:从长远来看,加强社区工作队伍专业化建设的问题需要提到议事日程。还要加快推动社区工作者职业体系建设,设置岗位等级序列,按照规定落实报酬待遇,不断建立健全社区工作者培养、评价、选拔、使用、激励机制,提升社区工作者队伍专业化水平。

江  畅:也要进一步推进社区法治建设。推进覆盖城乡居民的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建设,加大社区法治宣传教育力度,深入开展法治宣传教育和法律进社区活动,提高广大群众法治意识,提升社区工作者的依法办事能力。

陈荣卓:还要发挥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优势,统筹推进社区智慧政务、智慧物业、智慧商业的一体建设,实现“智慧”社区。

江  畅:是的,政府要加强统筹引导和科学谋划。发挥政府引导作用,带动社会参与共建。要建立安全的信息共享机制,减轻社区对于基础数据的重复统计和录入工作负担。

唐  鸣:要推动智慧社区建设,提高社区的“一站式”服务能力,加强社区工作者的信息技能培训,让社区能够并且善于利用社交媒体、人工智能、信息系统等工具改进工作、促进参与。

 

扫一扫在手机端打开当前页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