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2018“民政为民 民政爱民”主题宣讲活动> 宣讲活动主题人物事迹

李银江同志

来源:   时间:

简要事迹:李银江,男,61岁,江苏省淮安市盱眙县桂五镇敬老院院长。

1986年,李银江调到桂五镇当敬老院院长。报到那天,敬老院连影子都没看到,李银江样样自己动手,90天建起一座有11间住房的敬老院。后来,他征地30亩,敬老院从当初的200多平米增加到现在的2650平米,还在全县建了首家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面对农村丧葬用品价格居高不下情况,同时兼任镇社保站副站长的李银江利用废山地,建了4片共计3000多个墓穴的墓地和2栋能存放384个骨灰盒的安息堂,对优抚对象和困难户一律免费。30余年来,李银江甘当112位“五保老人”的大孝子、23名“孤儿”的大家长,展现了一名近40年党龄老党员的忠诚与信仰。

 

所获荣誉:十九大代表,2017年全国岗位学雷锋标兵、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江苏省优秀共产党员、江苏省时代楷模、江苏省最美基层干部。

做老百姓最亲的人

江苏省淮安市盱眙县桂五镇敬老院 李银江

大家好!我叫李银江,32年前选择到盱眙县桂五镇从事民政工作,我很庆幸自己的选择。基层民政与困难群众最近,承担着托底线、救急难的重任,选择这条路虽很艰辛,但也很纯粹。因为这个选择,让我有机会成为了五保、空巢老人的“亲儿子”,乡村孤儿的“好爸爸”,流浪人员的“家里人”,复退老兵的“参谋长”。

桂五镇是革命老区,各类民政对象11000多人,聋哑瘸痴呆瞎,失火的、生灾的、害病的,再加上60岁以上的老年人,不要多,一天有20个人找就够我忙的了。32年来,我有工作法宝,一个“好习惯”,两件“好宝贝”从不离身,心里有着三个“放不下”。

“好习惯”就是走村入户。房子越破越要进去看个究竟。合心村谢寿德家,房子就剩几堵墙,连个门都没有,一家五口,三个癌症去世,留下儿媳妇和小孙子,日子过得非常困难。我看到后,跑市县民政局、红十字会、慈善总会,帮助筹款近万元,并为他办理了低保。

两个“好宝贝”,一个是民情笔记本,一个是民情联系卡。每一户群众的困难我都记在民情笔记本上,每走访一户我都会留下民情联系卡。联系卡印成名片,做了25000张,现在只剩不到1000张。人家名片给老板、给朋友,我的给服务对象、给老百姓。我的手机24小时开着,谁有困难随时都可以找我,我都想方设法在最短时间内给予最大帮助。日久天长,老百姓都说我的电话就是110、119、120。

有一年冬天,天色昏暗,村民叶克林骑自行车迎面被一货车撞翻,车闸从鼻孔穿进了鼻梁,鲜血直流,当场昏倒。路过的村民给我打电话,我把饭碗一丢,叫上邻居骑着摩托车直奔现场,随即将他送到镇医院。医生见伤势太重不敢收。我又赶紧打120,把叶克林送往县医院。医生对我说:“再晚一步,命就没了。”叶克林至今仍充满感激,逢人便说我是他的救命恩人。

“三个放不下”,分别是:“流浪人员”“残疾人”和“孤儿”。

“流浪人员”中有的是未成年人,有的是智障患者,四处流浪,缺吃少穿,非常可怜,我拿他们当家人。2011年冬天,我在街上发现一位满脸疮痂的流浪智障人员,马上送到救助站。可自从进了救助站,那人就一句话也没说过。人是我送过去的,我就得负责。我每天都去救助站帮他擦冻疮膏,陪他聊天。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开口说话。根据他的信息,经过半个月的查找,我们终于送他回到了亲人身边。30多年来,我先后帮助了64名流浪乞讨人员同家人团聚。

“残疾人”因身患残疾,日子过得都很清苦,我拿他们当兄妹。在给他们物质帮助的同时,还积极帮助有能力的残疾人找寻改善生活的“金钥匙”。2013年,我鼓励残疾人许保连学习修理电动车,为他提供启动资金,在镇上开了一个修车铺。如今,许保连已经成为响当当的小老板,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到目前,先后有10多名残疾人在我的资助下掌握谋生技术,过上了有滋有味的好生活。

孤儿孤苦伶仃,我拿他们当子女,教育他们长大成人,给予精神上的关怀。2011年8月,我镇发生一起两家灭门凶杀案,我被派到一线,承担善后工作。唯一幸存的女娃李婷一夜之间成了孤儿。我料理完她家后事的第二天,送孩子到县城高中报名,在给她铺床的时候,同宿舍孩子问她:你妈妈怎么没来呢?这句话,一下击中了婷婷敏感的神经,她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对着我说:“大伯啊,我怎么办?”我把她搂在怀里说:“孩子,别怕,以后我就是你的爸爸,我的家就是你的家!”她数学不好,我给她找老师辅导,每次家长会我都以父亲身份去参加。李婷大学毕业拿到聘书第一天,哭着打电话给我说:“爸爸,我要把我第一个月工资全部交给您和妈妈,我要好好孝敬你们!”孩子在那头哭,我在电话这头哭……

对村民、对百姓,我是这样;对组织、对集体,我更是不含糊。1986年,桂五镇划出一块4.2亩的荒地,筹建敬老院,镇党委让我负责,我决心一定要干出个样子,90天就把敬老院建起来了。刚开始没人来,我就上门给五保户做思想工作,跟老人承诺:“你们到敬老院来,包吃包住,有病包瞧,我拿你们当父母,给你们当儿子,养老送终!”五保老人李奇山是敬老院第一个离世的老人,我为他设灵堂,戴黑纱,还叫来妻子一起守孝送葬。我老父亲知道后心里不舒服了,说:“乖乖,银江啊,我跟你妈还没死,你倒先给人家做孝子戴孝守灵了!”我说:“我当初答应过给人家做儿子的,就必须按照儿子给父亲料理丧事的规矩去操办。”承诺就要兑现,敬老院先后有69位老人离世,我也当了69次“孝子”。32年来,我把老人当父母,细心照料他们的吃、穿、住、用;老人生病了,我更是日夜不离地照顾,端茶喂药,清理大小便。我想让老人们看到,敬老院就是一个大家庭,他们活着,有家的温暖;他们“走了”,也有人惦念。要让敬老院老人不输给那些有儿有女的老人。

32年过去了,我从“小李”变成了“老李”,敬老院却变得“年轻”了,经过四次改造扩建,占地从4.2亩扩展到34.5亩,房子从200平方米增加到2650平方米。去年3月我到了退休年龄,可是老人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老人,组织上同意我继续当院长,但我不拿一分钱工资。

多年工作中,我手中有些权力,特别是担任民政办主任后,每年都掌管上千万资金的申报、审批、分配、划拨,院办经济每年收入也在上百万元,但我清醒地认识到,权力是为老百姓服务的,每一分钱都是党的雨露阳光。从接受民政工作的第一天起,我就下定决心,一切按章办事,绝不能沾老百姓一点便宜,决不当损害群众利益、败坏党员形象的“苍蝇”! 

辛辛苦苦几十年,我没有升官没有发财,但是,我活得值得,活得潇洒,活得心安理得!现在,我李银江走出去,当地老百姓对我很尊重,我也觉得自己清清白白,坦坦荡荡。

今年我61岁了,身体很好,“三高”一个没有,哪块也不疼。每天睡四五个小时就够,不抽烟,不打牌,最大的快乐就是帮助别人解决困难。退休前,组织上找我谈话,当时我就表态:服从组织安排,我愿意义务为民政事业做奉献,因为,我还有一个名字叫共产党员!



【打印】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30124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