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2018“民政为民 民政爱民”主题宣讲活动> 宣讲活动主题人物事迹

吴亚琴同志

来源:   时间:

简要事迹:吴亚琴,女,58岁,吉林省长春市宽城区团山街道长山花园社区党委书记、居委会主任。

吴亚琴扎根社区20余年,带领居民群众探索出处理社区事务的“四步议事工作法”,丰富了基层民主自治的方式;推动实施“自助式物业服务”,把一个物业弃管、企业破产后遗弃的家属区变成了环境优美、群众安居的幸福社区;把群众利益放在首位,打造“十分钟为老服务圈”,解决居民养老托幼等生活难题,受到了社区居民的好评;累计帮助539名辖区居民再就业,扶持100多人成功自主创业;归纳出“民事调解十二法”,打造“零犯罪、零家暴、零吸毒、零辍学、零失业家庭、零矛盾升级、零非正常上访”社区,真正把问题和矛盾化解在基层,促进了基层社会的和谐稳定。吴亚琴积极改变社区旧貌,解决争议、矛盾和难题,充分发挥社工队伍作用,大力培育社区义工组织,为社区的社工、义工搭建活动平台,先后成立“红袖章巡逻队”、“文艺志愿服务队”、“居民事物志愿服务队”、“普法志愿服务宣传队”、“四小志愿服务队”等12支义工队伍,共有义工434人,将社区义工组织作为社工服务的补充,致力于提高社区公共服务水平,形成以社区为平台、社会组织为载体、社会工作人才为骨干的“三社联动”融合发展的良好格局,让辖区居民在民主自治中享有普惠均等的民主权利、值得依靠的服务团队,享有安定和谐的生活环境和舒适美好的家园。

 

所获荣誉:十九大代表,2016年全国优秀共产党员、2014年时代楷模等。

让社区成为温暖的家

吉林省长春市宽城区团山街道长山花园社区 吴亚琴

大家好!我叫吴亚琴,是吉林省长春市宽城区团山街道长山花园社区的党委书记、居委会主任。

到社区工作之前,我是吉林省胜利零件厂的一名中层干部。1995年7月,厂党委派我到当时的工厂家属区——团山街道九委工作。当时我才30出头,打心底不愿意干这“老大妈”的活。但没想到,一个突发事件把我逼上了梁山。

那天,居民常大姐急急忙忙跑来:“亚琴,你不是调到居委会了吗?杀人了,你管不管?”原来,一个30多岁的女职工因感情问题精神崩溃,把邻居家的孩子给杀了。我一听,什么都顾不上想,马上跑到事发现场,协助公安机关疏散人群、安抚家属,帮助处理善后。这就是我上岗的第一天。从那天起我就留在了社区,这一干就是23年。一路走来,我思考最多的就是:怎么能让社区更有家的样子?怎样让社区成为所有居民的家?

我们社区地处城乡接合部,有3100户居民、6583口人。人口结构四多一少:下岗人员多、流动人口多、老年人多、残疾和困难人多、有稳定收入的少。社区原来居住环境差,晴天一身土,雨天两脚泥。没花没草的就不说了,垃圾遍地,蚊蝇滋生,楼上往楼下乱扔东西那是经常的事。

作为这里的居民,眼看着自己的家园破败不堪,我感到难过、愤怒,作为社区的当家人,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带领大家改变这种面貌,要让我们的社区有一个家的样子!

当年,小区供暖太差,室外零下三十几度,室内却只有七八度,居民对物业意见很大,拒绝交费。恶性循环,导致矛盾激化,物业经常停水停电,居民怨声载道。为彻底解决问题,我带领社区一班人,顶着方方面面的压力,撵走了物业公司,为居民出了一口气。之后,同样的原因,同样的方式,我们又陆续解聘了两家物业公司。经过“三次弹劾”,社区的威信一下子提高了,但我心里清楚,解聘物业不是目的,管好小区才是正事。

居民找到我,要求社区代管物业。同事都劝我别接这棘手的活,我思前想后,觉得物业问题解决不了,居民日子就过不好。难,才需要社区把这担子担下来!

居民的信任给了我力量和信心,我们决定依靠发动社区的党员和居民实行自治管理。就这样,我们摸索着往前走:通过居民选举成立了社区物业自治管理委员会,考虑到居民的承受能力和实际开支,物业费定在每平方米3毛钱,精打细算帮居民解决困扰已久的物业问题。

之后,在政府支持下,社区又陆续办了几件大事:实现了集中供热,安装了燃气管道,进行了绿化美化,修建了健身广场,规划了停车位……社区环境彻底变了样。居民都自豪地说:“谁来管,都不如我们自己管得好!”

长山社区60岁以上的老人有1153人,占总人口的18%。社区居家养老是老人们最欢迎的方式。2007年,我们成立了专职养老服务队,建立了“十分钟助老服务圈”。2012年,在社区的支持下“康乐之家老年服务中心”注册成立,成为宽城区乃至长春市第一个由政府购买服务的社会组织。在政府资金的支持下,康乐之家进一步做精做细服务,面向辖区老人开展送理发、送洗澡、送配餐、送医药、送健康、送欢乐、送家政服务、送代买代办、送法律维权、送心理疏导等“十送”服务。

2015年,我们得到了中央财政社会组织示范项目专项资金的支持,开展为老服务项目——康乐老人快乐行。通过组织“重返十八”“唱响祖国”等活动,为全区57个社区的老年人搭建互动交流平台,让“生人社会”逐步转化为“熟人社区”。

我们把居民当亲人,居民同样也把我们当成自家人。社区有一位80多岁的孤寡老人董兰芳,是我一直在照顾她。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老人想回山东老家落叶归根。身体状况又不好,让她一个人回去我实在不放心。为了满足老人的心愿,我买了两张火车票,胸前搭着菜板和洗衣盆,背后背着老人的行李,手里挽着老人,挤在了春运大军的队伍中,把老人送到了家。从山东回来的前一天晚上,我们娘俩躺在一个被窝里,唠了半宿的贴心话。第二天,我都走出她家挺远了,回头看,老人一边向我招手,一边抹着眼泪。之后每到节日,我都会想起老人,经常给她打个电话,问候身体,送去祝福。老人去世后,她的亲属给我写信,说老人临终前给我捎了一句话:下辈子一定和我做母女。

上有老,下有小。我们辖区农民工子女比较多,针对孩子们三点半放学后无人看管,我们又成立了“蒲公英少年之家”青少年思想道德健康教育基地。每天下午都有大学生志愿者到学校,把无人看管照料的学生接到社区辅导作业,并开展丰富多彩的课余活动,解除了家长们的后顾之忧,让孩子们健康快乐的成长。

家要有和谐的样子,就不能让一个成员掉队。社区居民小东,17岁因犯抢劫罪入狱,父亲突发心梗去世,小东出狱后又患上了腰椎结核。在小东一次次濒临绝境之际,社区十几年如一日,关心帮助他,捐款送他学技术、帮他治好病,又承包了一辆出租车,申请了一套公租房,还帮他办了婚礼。小东现在有了一个胖儿子,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在全体党员群众共同努力下,我们社区连续多年达到了“八零社区”:零犯罪、零辍学、零上访、零吸毒、零家庭暴力、零矛盾升级、零治安案件、零就业家庭动态为零。

23年,无论春夏秋冬,风霜雨雪,我每天早上6点半之前肯定到岗,我的电话张贴在公开栏里,全社区的人都知道,居民随叫随到。

23年,我对社区工作抵触过、委屈过、动摇过,但几次换届直选,我都是满票,我知道居民需要我。我们有一位老党员,临终前还拉着我的手说,“丫头,你可不能有活思想,千万别把父老乡亲们扔下不管啊!”既然大家信任我,我就得把这块阵地守住,决不能往后退。

身为一名社区工作者,能够为居民做一点分内事,能把党和政府的温暖传递给每一位居民,我感到无比欣慰!在我看来,只要把社区居民当成自家人,把社区的事当成自家的事,拿出过日子的心态,用心过好每一天,社区就会有家的样子,社区就会成为所有居民共同的家!走进新时代,我将不忘爱民初心,牢记为民使命,为党、为居民服务终生!






【打印】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30124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