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2018“民政为民 民政爱民”主题宣讲活动> 宣讲活动主题人物事迹

程静同志

来源:   时间:

简要事迹:程静,女,35岁,北京市第二社会福利院休养区护士长。

2003年参加工作以来,程静一直坚守在残疾人护理工作第一线。她始终保持着一颗热爱残疾人的心,虽然每天面对的服务对象都是肢体残缺、生活不能自理,智商如孩童般的弱势群体,她始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尽心竭力为他们营造一个温暖的大家庭。面对新形势新任务,程静主动适应工作环境的变化,带领班组人员不断深入学习临床护理知识,积极改进工作方式方法,不断探索出新的适合残疾休养员的管理模式,从日常生活照料为主逐渐延伸到康复锻炼,总结出一整套适合智障休养员的工作方法,克服了护理工作中打针吃药、洗澡理发、穿衣如厕、喂饭喂水的“四难”问题,完善了护理服务标准体系,促进了护理部管理服务水平提升。

 

所获荣誉:2017年北京市青年五四奖章、首都劳动奖章、市三八红旗奖章等。

每天面对一群“长不大”的休养员

北京市第二社会福利院休养区 程静

大家好!我是程静,来自北京市第二社会福利院,是一名护士。今天我要讲到的这个群体,很多人都没见过,也想不到。

从我2003年进入单位开始,就不断有人问我:“你们那里的孩子多大啊?”“我们家想收养你们福利院的孩子,有什么条件呢?”要么就是问我:“老人怎么才能住到你们院里?一个月要多少钱?”……每当面对这些问题,我都会感到特别无奈,大家对福利院的认识,大多停留在供养儿童或老人上,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还有这样的民政服务对象——精神发育迟滞患者。

这些患者的智力水平明显低于同龄人,很多还伴有肢体残疾。我们二福,主要收养的就是市属儿童福利机构转入的14周岁以上,无就读能力、无生活能力及限制行为能力,精神发育迟滞、肢体残疾的“三无”孤残人员,在我们院里被称为休养员。

我来院里工作快15年了,有这么一件事,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那是我第一次独立值夜班,巡查的时候,我发现一位男性成年休养员不但把大便拉在了床上,还抹得床上、身上,甚至是他自己的脸上,到处都是……看到那一幕,我惊呆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等回过神来,我想起值班前,带我熟悉工作的老护士长叮嘱过:休养员拉了尿了,要及时给洗干净。想到这儿,我赶忙叫来一位护理员,一起把休养员推到洗澡间,忍着刺鼻的臭味儿给他洗了澡。

等忙完后,安静下来,我的眼泪一个劲儿地在眼眶里打转。那时的我才19岁,想着:这就是我以后的工作环境了吗?我以后难道就要过这样的人生吗?我不敢再想下去了,产生了强烈的想要离开这个地方的念头。

第二天,我心思重重地去上班。结果,那位休养员一看见我,就冲着我大声地喊:“阿姨好!阿姨好!”我一下子就愣住了,一种夹杂着心酸、怜爱的复杂情绪涌上心头。我们这里的休养员不管多大年龄,管我们这些年轻的护士都叫“阿姨”。不是他们有意这样,而是因为他们的智商确实只相当于几岁的孩子。老护士长了解情况后,动情地对我说:“咱们的休养员呐,确实特殊,他们都是孩子的思维,需要我们特殊的爱,我们就是他们的亲人呐!”渐渐地,我想开了,为一个孩子清洗满身的屎尿,有什么难为情的?又有什么不能接受的?老护士长不仅增强了我的护理技能,还教会了我,要用一颗怎样的心,去对待这样一份特殊的工作。

因为服务对象的特殊性,我们工作的每个环节都不容易,喂饭、喂药,洗澡、穿衣服……就没有不难的事儿。

就说这喂饭吧,好多休养员都患有脑瘫,自己不会吃饭,在喂饭的时候,他们又控制不住自己嘴巴的张合,所以经常会咬住勺子不松口,还会因为咽不好,突然就把嘴里的饭菜喷出来……起初我喂不好,总被咬住勺子,也没少被饭菜喷一身。后来,喂饭的次数多了,我找到了窍门,要趁他们张开大嘴,快速地把饭送进嘴里,然后赶紧把勺子抽出来;喂饭的时候,要站在休养员的侧面,这样才不会被突然喷出来的饭菜弄得满身满脸都是。

休养员吃药也是一大难题。他们嫌药苦,总是不愿吃,我每次都要像哄着小孩子一样,哄着他们把药吃下去。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幼儿园老师,只是幼儿园的孩子们过几年就长大了,可他们却几十年如一日,总也长不大。

喂饭喂药什么的,都是多点耐心就能完成的,最累的是给他们洗澡,要挨个儿把他们从床上抬上平车,推到洗澡间,洗完以后推回房间里,再抬上床。初到院里工作的小护士们,大多只有十八九岁的年纪,而整个院里的男性休养员占了七成以上,护士们最先需要攻克的就是“洗澡关”。面对那些成年的男性休养员,在给他们洗澡时,小护士们难免会有尴尬。再加上体力上的挑战,双重考验下,很多护士都犹豫过、纠结过,但最后,很多人都经受住了考验,选择留下来,成为民政系统里的白衣天使。

考验还不止这些。对那些完全不能自理的休养员,有时候就得用特殊的护理方法了。

有位常年卧床的休养员,胃肠蠕动慢,造成了大便困难,我试着给他吃香蕉、喝蜂蜜水,揉肚子、用开塞露,把能想到的办法全试了,可就是没有效果。看着他那么难受,我就用手,帮他把已经结成硬块儿的大便一点儿一点儿地抠了出来……事后有人问我,你不嫌脏吗?我说,怎么能不脏呢,把他当成自己的家里人,也就不会嫌脏了!

碰上休养员闹脾气的时候,像我这样瘦弱的女护士,就会觉得力不从心了。记得那是一个夏天,休养员们集中在一个大房间里活动。其中一个休养员,非要去另外一个房间里活动。她患有癫痫,就是俗称的“羊角疯”,如果突然发作,很容易摔伤,我怕她出去以后没人看护,就跟她商量,过一会儿由工作人员带她去另外的房间。没想到,她突然就冲着我抓了过来,穿着短袖工作服的我,两只手臂瞬间就被抓得血肉模糊,等到其他工作人员赶过来,才将处于激动状态的她拉开。看着自己两只布满伤痕的手臂,说心里没有委屈,是假的。但我只能安慰自己,她是无心的,本意并不想伤害我。

生活总是两面的,有时候这种最令人烦恼的“长不大”,里面也有着最简单、最纯真的情谊。那些智障程度较轻的休养员,有时会送我他们亲手制作的贺卡,或者简单的写张小字条。今年春节,我又收到了他们写给我的祝福小字条,上面写着:程阿姨,我们都很想你的,过年了,祝你身体健康,谢谢你对我们的照顾……他们的心智不高,有着孩子般的纯洁心灵,这些贺卡制作得并不精美,我却倍感珍惜。

15年前,我是一名护士;15年后,作为护士长,我就像当年老护士长带我那样,去带那一拨拨的新护士。习近平总书记说,“残疾人是一个特殊困难的群体,需要格外关心、格外关注”。现在,我们福利院还有百余名像我一样的护理人员,每天照顾着这些残疾休养员,践行着“民政为民、民政爱民”的服务理念,共同传递着党和政府对特殊困难群体的关爱,这也成为我们最宝贵的精神财富。我想,这就是我们的初心,我们的使命!




【打印】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30124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