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殡葬人——记入殓师”徐宇洲

来源:   时间:

  (原标题:入殓师”徐宇洲:相亲七八次女方都被自己的职业吓跑了)

  新华社杭州4月3日电(记者周竟)“让已经冰冷的人重新焕发生机,给他永恒的美丽。这要有冷静,准确,而且要怀着温柔的情感,在分别的时刻,送别故人。静谧,所有的举动都如此美丽。” 电影《入殓师》的这句经典对白,徐宇洲能脱口而出。作为一名在杭州市殡仪馆当了11年的入殓师,这些文字所传达的意境,徐宇洲已十分熟悉。

  为遗体接灵、保存、净身、更衣、整容化妆、防腐处理,这是徐宇洲工作的标准流程,要经历脏、臭、累的考验。平均每天他要为五六位逝者服务,最多的时候,一天达到20多位。

  “让逝者带着美丽和安详离开,这是对他们的尊重,也是对家属的安慰。”徐宇洲说。

  徐宇洲今年33岁,若不是在殡仪馆内碰到他,很难想象眼前开朗、阳光的小伙子,竟然每天和遗体打交道。

  “我自己也想不到,小时候我 连老鼠都怕,在亲戚面前从不敢大声讲话,今天胆子却这么大。”徐宇洲笑着说。

  职业这么多,为什么偏偏选择这一行?徐宇洲说,出生在农村的他,考大学的时候只想着能读一个好就业的专业,而那时冷门的殡仪专业很缺人,就报考了。好在家人都不反对,找工作时自然就到了殡仪馆。

  徐宇洲坦承,刚开始接触遗体的时候很怕,有时心里发毛,不过时间久了,就习惯了。“把逝者当成自己的亲人来看,心里就会好受一些。”

  在采访期间,徐宇洲正好要为一位70多岁的老人入殓。记者跟随他走进遗体存放间,观看整个过程:徐宇洲把遗体从冷冻室推出,用心地给他收拾衣服,摆直身体,接着进行面部化妆。面部化妆讲究技巧,他先用化妆棉蘸着清水擦拭老人的脸,待干了之后,扑上一层淡淡的粉底,再擦上自然的腮红,最后给老人嘴唇抹上红色。化妆完之后,老人和原先相比安详了很多,就像睡着了一样。

  整个化妆过程只用了10多分钟,徐宇洲说,这是最最简单的处理,若是遇到刑事案件、溺水事件等造成的腐烂遗体、无名遗体,或者火灾、交通事故等造成的残缺遗体,化妆、塑形就会复杂很多,需要克服生理上和心理上的障碍。

  徐宇洲至今对两年前的一次遗体处理记忆犹新。那是一次意外事故,浙江省某研究所的一台搅拌机坏了,工作人员A师傅进入搅拌机内去查找原因,然而另外一名不知情的员工误将这台机器打开,导致A师傅死亡。“遗体已经完全没有人样,不单是血肉分离,连骨头都碎成无数小块。”徐宇洲说,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惨的遗体。然而,看到研究所的领导含着泪,一次次地请求他们 “不管花什么代价,都要给遗体恢复生前容貌”时,他们接下了这项几乎不可能的任务。

  他们4名化妆师熬了一个通宵,按照A师傅生前的照片,把骨架、皮毛、肌肉一点点拼出来,最后恢复到了七八分像。家属看到A师傅的遗容后,感激地跪在了他们面前。而作为代价,4位化妆师反胃得几天没吃下饭。

  “当有做不下去的时候,我就想,自己也有去世的一天,那时肯定也希望能体体面面走的,这样我对眼前的逝者就会多一份怜悯,多一份尊重。”徐宇洲说。

  在杭州殡仪馆工作11年,徐宇洲对自己的工作觉得挺满足,唯一失望的是在前几年谈恋爱的时候。“前后相亲了七八次,可对方一听在殡仪馆工作就跑了,那段时间很抱怨这个职业。”徐宇洲说,好在后来遇到了现在性格开朗的妻子,没有留下婚恋的遗憾。

  “做了这么多年这个工作,现在已经有感情了,我会一直坚持下去。”徐宇洲说。


【打印】

殡葬改革全方位惠及老百姓 节地生态殡葬理念渐入人心2017-09-01
殡葬礼仪师七年送别五千余逝者:见证离别 珍爱生命2017-04-05
破除殡葬陋习 倡导厚养薄葬2017-04-04
清明节小长假第二天各地祭扫活动平稳有序2017-04-03
人体器官捐献缅怀纪念活动在沈举行2017-04-03

民政部社会事务司、民政部信息中心联合制作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5025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