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民政领域涌现出很多先进人物,他们用最温情的故事、最无私的情怀践行着“民政为民 民政爱民”工作理念,诠释了“最美民政人”的涵义。为充分发挥先进人物的榜样引领和精神激励作用,民政部推出“最美基层民政人”专栏。

当前位置:首页 > 最美基层民政人 > 最新报道

刘军波:殡葬执法的苦与乐

来源:   时间:

 简介:

刘军波,1977年生,湖北省仙桃市殡葬管理所总支委员、副所长。1997年进入殡葬行业,先后从事过火化、殡仪服务、殡葬执法等岗位,2016年被民政部表彰为全国殡葬工作先进个人。

“谢谢你们的关注,咱们殡葬工作不容易。”电话那头,刘军波波澜不惊地说着。在殡葬行业工作了21年,负责殡葬执法4年,他早已见惯各种惊心动魄的场面。

几年间,湖北省仙桃市的集中治丧率从23%提升到98%,灵车管理更加规范。而他,作为殡葬执法负责人,面对指责、谩骂甚至威胁,怎样应对;遇到拒绝阻挠,又如何凭借坚持与真诚,化腐朽为神奇?

到最偏远的地方去

1997年,20岁的刘军波刚刚从技校毕业,在亲戚的介绍下来到仙桃市殡仪馆。

当时,殡仪馆刚从城南搬迁至张沟镇新里仁口排湖北闸皇河岸边,郊外人烟稀少,一入夜,惨白的月光照在高高的烟囱上更显阴森,“晚上不敢起来,而且总觉得有味道,我曾三天没吃饭。”

有几次,刘军波不想干了,但家里人劝他:这是个稳当的工作,难不成要回家种田吗?纠结了几次之后,他安下心来,渐渐适应了那里的寂静以及高烟囱带来的味道、洒下的倒影。

郑场位于仙桃市西北部,最为最偏远的,那里的殡仪馆市场情况并不好,急需一位管理者。2006年,刘军波主动要求到郑场殡仪馆工作。在基层殡葬的第一线,从接运遗体到洗更化整、到火化车间司炉,他不怕苦、不怕累、不怕脏。

在郑场,他还和同事参与了2011年随岳高速特大交通事故、2015年东方之星旅游客船倾覆事件的善后处理。

2011年7月,随岳高速仙桃段发生一起两车追尾特大交通事故,23人死亡、29人受伤。郑场距离随岳高速很近,刘军波接到要求支援的电话,马上带着几个人就出发了。

车祸现场非常惨烈,烧焦的汽车如黑色巨兽,吞吐的炙热气息在七月骄阳下化作阵阵热浪,令人窒息。消防员全副武装,把遇难者的遗体从过道中、座椅下移出来。

昨日还鲜活的生命,此时已如同枯木,有的烧毁严重,四肢脱节。刘军波和同事们耐心地进行整理,像对待自己亲人一样,尽心尽力地保持遗体完整,小心翼翼地放入尸袋,抬上灵车。

从23%到98%

仙桃有1500多年的建制历史,为荆楚故地,古时“楚人信鬼巫,重淫祀”,其巫风巫俗也渗透到丧葬礼仪中。谁家有人去逝,便设灵堂,亲朋乡亲都来奔丧,送上花圈以示哀思,还要设置灵棚,安置亲朋乡亲吃饭住宿。所以,在仙桃,乱搭灵棚、鞭炮震天、沿街游丧,常常可以看到。

2011年,仙桃城区推行丧事集中办理。对于这个城市化水平并不太高的县级城市来说,这是一次难度不亚于土葬改火葬的改革。

经过3年的宣传准备,2014年集中治丧殡葬执法也开展起来了,谁能担此重任呢?任务落在了刘军波的肩上,一来他曾在执法科工作过,二来他有与老百姓面对面交流的基层工作经验。

他们组成执法专班,天天骑着电瓶车在城区转悠,听说哪里有人办丧事就过去看看。只要城区出现违规治丧现象,他主动上门宣传政策,耐心说服讲解。

“有的丧属不理解,在小区里面骂呀,等他发泄完,我们再解释,介绍我们的服务价格、服务程序。”刘军波说,“我们还专门算过一笔账:如果是在家办,搭灵堂、送葬车、租音响、买烟酒,算下来至少要5000元。而集中治丧,中档的,3天的花费大概是2400元。”

有一次,一位老人去世了,年轻的小儿子比较开通,同意到集中治丧,当天就将父亲的遗体送到了殡仪馆。其他几个子女从外地赶回来后,坚决不同意集中治丧,而且大闹殡仪馆。最后,刘军波他们不得不报警才平息了此事。办完丧事,丧属就不断地给他打电话、发短信,诅咒谩骂。

而更多的人,则是选择了理解。有一次,刘军波听说有老人去世,就上门去看看情况。当时,丧属已经在摆酒席了,老人第三天出殡。得知他们的来意,老人儿子一再推脱:“没有人抬上车。”“我们帮你抬。”“在殡仪馆没人一起守灵。”“我们陪你守夜。”……最终,老人儿子被他们的真诚打动了,后来还会给刘军波打电话,帮别人询问集中治丧。

几年来,刘军波和同事们,冲破重重阻力、克服种种困难,承受了无数次不理解群众的辱骂,甚至人身攻击,但他们从不退缩,一个个家庭被他感动,一个个社区实行集中治丧,仙桃城区集中治丧率从2011年的23%上升到目前的98%。仙桃殡葬改革工作也得到认可,

2015年被民政部评为“殡葬改革先进集体”。

换了3个手机号

殡仪执法工作并不轻松,灵车管理也是刘军波工作的一部分,“城区灵车司机还好,乡村有的收费高,本来500元,他要600元,还捆绑消费,按规定要停运整改。有人不服,给我打电话、发短息,诅咒威胁;有的挑拨我们和丧属的关系,有一次,丧属纠集了100多人,把我们围住了;还有人不许别人出车,欺行霸市,最后法院判了。”刘军波有点无奈地说,“我都换了3个手机号了,私家车也被划了。”

后来,为了保障丧属的权益,他们制定了灵车管理办法,要求灵车司机必须与丧属签订服务协议书,里面列明服务的项目和价格,丧属签字认可。

20多年前,刘军波刚到殡仪馆工作,女朋友的家人知道了,不同意俩人交往。不久,女朋友就和他分手了。“现在也有这种情况,殡仪馆还有3个人过了30岁,没有朋友。”

有一次,一名工作人员登录信息时,把死者的名字写错了,丧属大为光火,给了他两个耳光。这名工作人员心里很委屈,但不敢辩解,赶紧赔礼道歉。说到这事时,刘军波有点心酸:“我们这个工作不允许失误。”

虽然工作有艰辛和委屈,但刘军波深感殡葬行业有了很大的改变。“20多年前,殡仪馆的工作仅限于火化,和丧属也没什么交流,中专生都算是高学历了;现在,工作环境有了很大改善,不少工作人员是大学生,我们建便民窗口、申请专行线,也会尽量满足丧属的要求,谈心抚慰什么的。”

“和从前比,大家对我们的认识也有所改变,主要我们的服务提升了、大家认可了。”刘军波说,“未来,我们还是要进一步搞好服务,服务大家。”



【打印】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3012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