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民政领域涌现出很多先进人物,他们用最温情的故事、最无私的情怀践行着“民政为民 民政爱民”工作理念,诠释了“最美民政人”的涵义。为充分发挥先进人物的榜样引领和精神激励作用,民政部推出“最美基层民政人”专栏。

当前位置:首页 > 最美基层民政人 > 费英英 > 相关报道

费英英:坚守13年只为给孤残儿一个家

来源:   时间:

费英英与福利院的孩子们在一起。

  一名“80后”女孩一直坚守在护理一线,13年如一日,悉心照料孤残儿童。她,就是深圳市宝安区社会福利中心保育部副部长费英英——一名已照顾了1400多名弃婴,熟知每个孩子的姓名、喜好的“英英姐姐”。

  在今年五一前夕,因长期坚持照料孤残儿童,费英英荣获“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

  “我就是他们的妈妈”

  2002年,宝安区社会福利中心从重庆民政学校招来一批优秀毕业生,19岁的费英英正是其中一员。费英英出生在经济条件较好的浙江省湖州市,是家中的独生女。谈及当年离乡来深,费英英说,一方面自己很向往深圳这座处于改革开放前沿的城市,另一方面是自己很喜欢小孩,希望凭借自己的专业知识,做好关于孩子的一线护理工作。

  不过,费英英真正走上工作岗位才发现,她面对的是遗弃儿、孤儿或有智力障碍、运动功能障碍以及患有各种先天疾病的孤残儿童,这与护理正常儿童有很大差别。比如,喂患唇腭裂(兔唇)的孩子吃饭,经常要连续喂上一两个小时。因为喂食时,食物常常从孩子这边嘴角进去又从那边出来,所以护理员必须有耐心。她说,有时光是给一个患唇腭裂小孩喂食,就得花三四个小时。

  那天,费英英带一名叫宝新奇的弃童去医院做体检,办完手续后,费英英发现宝新奇的眼睛死死盯着前方并迈步往前走,任凭自己在后面怎么叫,他也不停下脚步。

  “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发现前面走着的是一个三口之家,那个孩子几乎跟宝新奇同龄,左手拉着爸爸、右手拉着妈妈。这时宝新奇回头来看我,那个羡慕的眼神,让我受到巨大震撼。”费英英说,十多年过去了,这一幕仍然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但也明白了这个职业的真正含意。那就是,福利中心就是弃儿的家,我就是他们的妈妈。”

  费英英随后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远在浙江的父母,得到家人的支持后,费英英坚定了留下来的信念。如今,费英英已在深圳扎根,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小孩。作为母亲,她对这份工作的爱变得更加醇厚。

  13年没和亲人过春节

  福利中心的孩子很多都是从车站、码头、大街小巷或者垃圾堆里捡来的,大多数患有各种疾病,有的孩子甚至患有传染病和不治之症,因此护理工作非常辛苦,也很磨人,时时考验意志,也需要巨大的牺牲精神。

  2005年9月的一天,正在休假的费英英突然接到通知,一名叫宝观山的孩子患有脑积水,情况转危要立刻去医院做手术。她想都没想马上就跟着去了。做完手术,孩子一直昏迷不醒,身上插满了引流管,还打着点滴。费英英便一直守护着他,彻夜未眠。第二天晚上,孩子还是没有醒过来,费英英又一遍遍给他洗脸、换衣服、喂水,呼唤他的名字,一直熬到了午夜,她又困又饿,只有靠不停地喝开水抵抗饥饿和疲劳。邻病床的一位家属见英英老是喝水,便问:“小姑娘,那个孩子是你弟弟吗,你家里人怎么不来呢,今天可是过节啊。”

  当费英英告诉对方,这个孩子是被父母遗弃的孤儿,是福利中心的孩子时,那位病人家属深受感动,递给了英英一块月饼。此时,费英英才想起来这一天是中秋节,并发现手机上显示有17个未接来电,都是远在浙江的妈妈打来的。

  第三天下午,给观山喂水的时候费英英发现孩子的手指动了一下,便不停地叫他,十分钟之后,观山终于醒了,他告诉费英英:“在梦里一直听见英英姐姐喊我的名字。”

  费英英坦言,自己远离亲人长达十几载,节假日都很难回家,每个春节都在福利中心跟孩子们一起过的,没回家和亲人团聚过一次。“有朋友问,你就一个临时工,难道要伺候这些孩子一辈子吗?但我只要一想起这些孩子可怜的身世和期盼的眼神,就什么杂念都消了。”费英英说。

  这份工作带给费英英的不只是远离亲人那么简单,还带来不少挑战与风险。“费英英的主要工作是照料和护理这些儿童,为他们喂奶、把屎把尿,这么多年能坚持下来很难能可贵,因为她面对的不仅仅是特殊的儿童群体,还有被感染艾滋等传染病的危险,这些小孩中有些是因染病被丢弃的,而护理工作又必须是手把手、面对面的。”费英英同事赵强太告诉记者。

  坚守缘于爱与快乐

  “为什么能坚持到现在?”是许多人想问费英英的问题。但她总是赶忙答道:“你千万不要用‘坚持’这个词语,因为我不觉得我是在坚持。一般来说,是很困难的时候才要用坚持。福利中心的孩子单纯,我遇见的人也善良,所以我只知道在这里工作很快乐。”

  当然,费英英不是没有考虑更多——她有时看得更远。她想的是,这些孩子从小就被遗弃,心灵是受过伤害。如果不去关爱他们,长大后就感觉不到社会的温暖。“那样的话他们会不会仇视社会呢?”

  虽是如此遥远的想象,但还是让费英英忧心忡忡。所以她觉得,既然自己力所能及,就理所当然去照料这些孤残儿童。“这对社会的和谐,也是有积极意义的。”

  “有些小孩送来时不足1公斤,在我们的精心照料下,满十个月时长到五公斤。小姑娘变得白白胖胖的,后来由爱心人士收养。我们觉得很欣慰!”对于孩子们的未来,费英英希望他们走进家庭、踏入社会。在她看来,福利中心再好也是集体生活,无法给予完全正常的家庭环境。如果说有机会走入家庭,可以有爸爸妈妈,有健康的成长空间,会完全不同。

  费英英说,宝安福利中心有许多孩子在调养和医治后,会有一些来自国内外的爱心家庭来申请收养或寄养,但有的残疾程度比较严重的孩子就只能留在中心。费英英期待政府能多开通渠道,让孤残儿童有更多踏进社会的机会。

  “我只是做了一点简单的事情,能获得这么高的荣誉,这充分说明党委和政府对民生工作的重视,对孤残儿童弱势群体的关爱,对基层普通劳动者的关心。这让我们对这份工作和这份事业更有信心了!也希望越来越多的人一起来关爱弱势群体!”费英英道出了她的心声。


【打印】

费英英2017-10-12
党的十九大代表费英英:社会福利中心里的党员“妈妈”2017-10-04
费英英在康复治疗室给孩子做康复保健2016-12-09
费英英再给孩子们讲故事2016-12-09
费英英在给福利院的孩子讲故事2016-12-09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3012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