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2018年两会 > 代表委员话民政 > 人大代表

全国人大代表庞辉建议:加强社区治理 实现多元主体共创共享

来源:   时间:
  本报记者 郑 超

  社区作为社会治理的基础,是公民社会生活的共同体和基本平台。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提升城乡社区自治发展是推进我国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个重要方面。但是,当前我国的社区治理仍旧面临许多问题,社区自治仍需不断完善与发展。

  在全国人大代表庞辉看来,制约我国社区治理发展的瓶颈问题主要包括社区治理行政化倾向严重、社区成员参与治理的积极性差、社会组织发展严重不足,以及社区治理难以满足居民多样化需求等。

  社区工作职能行政化,社区各机构之间权责不清,自治功能弱化等早已成为社区基层治理的“通病”之一。在社区治理过程中,政府部门作为资源配置主体,往往通过行政命令和行政指标等方式自上而下推进社区福利服务,限制了社会组织平等参与社区治理的机会。但是,政府部门财力、精力有限,单凭自身的力量已经远远不能满足社区居民多样化的需求,而完善的多元化社区服务供给体制机制尚未形成,造成了社区服务供需的不平衡。

  社区治理重在共创共享,公民能否参与到社区治理中,是提高社区治理绩效和建立共建共享社区治理格局的重要保障。但是,目前社区居民参与度不足的问题却普遍存在。重庆市社科院的调查数据显示,77%的被调查者表示从来没有参加过业委会选举,57.2%的被调查者表示从来没有参加过社区服务或社区活动,53.2%的认为社区服务主要依靠社区居委会。这表明,居民对政府、居委会的依赖和期盼较高,而自身参与社区管理服务的意识和实践明显不足。社区参与以老年人为主,而青壮年则很少,也不愿意参加社区活动。

  庞辉提出,目前我国社区社会组织发展严重不足,社会组织的政府依赖性较强,自身没有稳定的资金来源,也缺乏高素质的社会工作专业人才,没有形成规范的内部结构。而且,当前社区治理尚未形成与社会组织力量的有效对接机制,政府与社会组织在社区服务领域的角色定位不明,政府与社会组织缺乏合作,再加上许多社会组织本身发展的不稳定性,这都使得社会组织难以将社区居民的诉求有效传递,无法助力社区公共性建设。

  为此,庞辉建议从以下四个方面改进和完善社区治理。

  一是健全完善社区治理体系。在充分协调政府-社区居委会-社会组织-居民关系的基础上,构建完善的社区治理体系。首先,政府需要转变职能,从原来的直接管理者、提供者向服务政策制定者、服务规范者和服务购买者身份转变。进一步调整政府部门与社区自治组织的角色关系,通过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与非营利组织等第三方力量开展合作,激发社区志愿者组织和居民参与社区服务的积极性。其次,社区居委会需要逐步摆脱“行政化”,真正回归“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群众性自治组织本质。最后,积极培育社会组织发展,加强社会组织自身专业化建设。

  二是提升社区治理水平。首先,要加强社区居民的参与能力。社区开展系统的公民教育,培养基层民众增强主体意识和参与意识,引导和激发居民参与社区公共事务的积极性。其次,提高社区服务的供给能力。在这方面,既需要了解社区居民的多样化需求,做到有效供给,也要充分吸纳政府、市场部门、社会组织等多元主体,共同提供社区服务,实现服务资源与资金支持的多元化。最后,加强社区信息化应用能力。通过建立社区QQ群、微信群、物业联谊会QQ群、社区论坛等形式,与居民加强联系、沟通感情,调动居民积极参与社区事务的热情。

  三是补齐社区治理短板。培养专业的社区管理人才队伍,提高社区社会组织的服务能力和自主性。第一,在培养人才队伍方面,既需要对在岗工作人员进行项目培训,提高其服务能力;还需要引进专业的社区管理人员,提高社区管理队伍整体素质。第二,加强社会组织的经济独立性。加大力度推动政府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一方面激活了社会力量,形成充分利用社会资源的一种社会化运作模式,另一方面也提高了政府的行政效率,减少了行政成本。

  四是强化社区治理的组织保障。第一,建立健全社区治理的监督机制,确保社区事务的公开透明性,加强对社区居委会的民主监督。第二,要完善居民参与社区治理的制度保障。以辽宁省沈阳市北海社区为例,确立了“大党委制”作为社区居民参与的组织体系,是居民参与社区治理的重要载体和平台。这支全部由党员、志愿者组成的队伍,将55栋居民楼按照自然居住状况划分为8个大院,设置了8个大院院长,55个居民楼长,217个单元组长的自管队伍,形成了以社区大党委为核心,围绕发挥党组织纵向到底的政治领导核心作用,建立五级纵向组织体系。这一组织体系充分调动了社区居民、居委会以及社区社会组织的能动性和主体作用,对社区治理具有重要的导向意义。

【打印】